能发布死亡令,玛雅水晶头骨揭秘

 墨西哥的原居民阿兹台克人有用石头、骨头、木头等材料雕刻人头骨的习俗,称为“死亡头”。其中有一些是用水晶雕刻的,形状夸张、抽象,风格较为一致,而且一般都很小。比如大英博物馆藏有两个被鉴定为属于“古代墨西哥”的小头骨,小的一个是用滑石雕刻的,大的一个是用水晶雕刻的,高度也不过1.25英寸。两个都有穿孔,估计是当念珠或护身符用的。

能发布死亡令,玛雅水晶头骨揭秘

巴黎的一家博物馆也藏有一个水晶头骨,大约为真人头骨的一半大小,法国专家认为是阿兹台克人在14或15世纪时制作的。但是这并不是神秘现象或“新时代宗教”鼓吹者所说的水晶头骨。他们心目中的水晶头骨,与真人头骨差不多大小,风格写实,维妙维俏,据称是玛雅人的圣物,拥有神秘的力量。他们并声称,美洲原居民有一个传说,祖先留下了十三个水晶头骨,如果把它们放在一起,就会揭示出人类过去和末来的秘密。

最著名的一个水晶头骨后来属于英国探险家弗雷德里克·阿尔伯特·米歇尔-黑吉斯(Frederick Albert Mitchell-Hedges)所有,被称为米歇尔-黑吉斯水晶头骨,米歇尔-黑吉斯则称之为“厄运头骨”(Skull of Doom)。米歇尔-黑吉斯只在1954年出版的自传《危险,我的伙伴》(Danger My Ally)一书中,唯一一次提到这个头骨,此前此后都对它保持沉默。这本书与其说是自传,不如说是虚构小说,里面记载的许多事件的真实性很值得怀疑,有的明显是捏造的。

他自称曾与美国钢铁大王摩根打扑克,在美国南方漂流,创了多项岸上海钓记录,甚至一度和俄国革命家托洛茨基是室友。他还声称曾经被迫加入20世纪初活跃在美、墨边界的土匪(也有的认为是革命家)潘丘·维拉(Pancho Villa)的队伍,参加了一场发生在拉里多(Laredo)的战役,并拯救了400名村民。

但是调查表明历史上从来就没有发生过这场战役。在1928年,伦敦的《每日快讯》揭发说,米歇尔-黑吉斯为了增加知名度而伪造了一起抢劫案。米歇尔-黑吉斯控告《每日快讯》诽谤,被法庭裁定败诉。总之,此人算不上诚实。在这本书中,米歇尔-黑吉斯附了一张水晶头骨的照片,对它的介绍却很简略,但水晶头骨的神话却由此开始。

然而,米歇尔-黑吉斯对这块水晶头骨的作用的描述,却与现在传说的绝然不同。在他看来,它是邪恶的化身,而不是智慧的化身:“厄运头骨是用纯水晶制造的,科学家们认为制造过程用了150多年的时间,一代又一代的制造者花费了一生的所有日子,耐心地用沙琢磨一块巨大的水晶,直到完美的头骨最终出现。

“它至少有3600年老,根据传说,玛雅人的大祭司在举行秘密仪式时使用它。据说当他借助这个头骨发布死令时,死亡将无可避免地降临。它被形容为所有邪恶的化身。”

至于他是从哪里、在什么时候得到这个厄运头骨的,他却语焉不详,只含糊地说“我有理由不透露我是如何拥有它的。”奇怪的是,在这本书的以后版本中,有关这块头骨的部分却被出版商全部删去。是不是因为有知情者威胁要揭露事实真相呢?后来,米歇尔-黑吉斯的养女安娜自称厄运头骨是她在1927年随养父到中美洲英属洪都拉斯(现在的伯利兹)卢巴安敦(Lubaantun)挖掘玛雅遗址时,在一个金字塔里面发现的。《水晶头骨之谜》对此有绘声绘色的描述:“安娜从窟窿里出来以后,日光还很充足。她掸去宝贝上面的灰尘,惊奇地端详着它。‘我从来没有见到这么漂亮的东西。’这真是一件罕见的宝贝——一块和真人头骨一般大小的头骨,唯一与真人头骨不同的是它几乎是完全透明的。

原来是一块真的水晶头骨!一看就知道是从整块的水晶石上镂刻下来的。安娜把它拿到灯下,经它反射的灯光变得扑朔迷离,异常明亮,只有纯度极高的水晶才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奇怪的是,经过这么多年它还能完好无损!

“看着水晶头骨把照射到它身上的太阳光反射成一道道眩目的光束,几个探测队员顿时像被施了催眠术一般盯着头骨目瞪口呆。安娜的父亲从她手中接过头骨,把它举了起来给众人看,霎时间每个人都狂喜不已。‘来帮忙的玛雅人看了以后又哭又笑。’安娜回忆说。那时候每个人都好像着了魔一般,仿佛有一种古老而强大的力量在在场的每个人身上复活了一样。安娜说那是她漫长的一生中最伟大的时刻了。”

事实如何呢?在80年代,两名美国学者兼私人侦探乔·尼克尔(Joe Nickell)和约翰·费歇尔(John F. Fischer)花了两年多的时间调查此事,无可质疑地证明这一切完全是捏造出来的。他们的调查结果后来收入1988年出版的《超自然的秘密:调查世界神秘事件》(Secrets of the Supernatural: Investigating the World's Occult Mysteries)一书。

最早提到米歇尔-黑吉斯头骨的文献,发表于1936年的《人》杂志(大不列颠与爱尔兰王家人类学研究所出版)。这期杂志发表了一张米歇尔-黑吉斯头骨的照片,几位专家将这个头骨与大英博物馆收藏的一具水晶头骨做了比较。这两具头骨有一些显著的不同。大英博物馆的头骨是一整块水晶,而米歇尔-黑吉斯头骨的下颔则是独立的,可以拆下。大英博物馆的头骨的眼窝是两个不自然的圆孔,牙齿也不分明,而米歇尔-黑吉斯头骨的眼窝、牙齿以及其他细节都相当逼真。但是,这两个头骨总体上还是很相近,做鉴定的一名专家认为,很难说它们是独立制作的,而是以同一具女性头骨为模型,也可能是其中一个复制了另一个。

但是,这期《人》杂志却对米歇尔-黑吉斯只字不提。事实上,它把这具头骨称为悉尼·博尼(Sydney Burney)先生拥有的头骨,感谢博尼“允许对它进行操作和测量”,发表头骨的照片也注明“经W·悉尼·博尼的允许”。显然,在当时,这是博尼头骨,而不是米歇尔-黑吉斯头骨。那么这具头骨怎么落到了米歇尔-黑吉斯手里呢?原来,在1943年后期,博尼将它拿到伦敦的苏士比拍卖行拍卖,由于出价达不到他的要求,他自己又把它买进,在1944年卖给了米歇尔-黑吉斯。大英博物馆参与了这次拍卖。《水晶头骨之谜》提及此事时声称:

“大英博物馆曾经要购买这个头骨,但没有买成。原因是博尼先生本人又买了回去,继而又转售给米歇尔-黑吉斯先生,并且非他不卖,价钱只要400英镑!” 给人的印象好像是博尼和米歇尔-黑吉斯有什么幕后交易,并声称根据的是大英博物馆前任馆员手写的笔记。但是这个由当时大英博物馆的馆员布朗霍兹(H.J. Braunholtz)记录的笔记并没有这种说法。

原文为:“在苏士比销售中竞叫,第54批号,15x43,达到340英镑。被博尼买进。后来被博尼先生以400英镑卖给米歇尔-黑吉斯先生。”

显然,大英博物馆没买到这具头骨的原因很简单,是因为出价(340英镑)低于米歇尔-黑吉斯(400英镑),而不是《水晶头骨之谜》所说的博尼“宁愿不以高价卖给其他买主”。当这笔交易被揭露出来的时候,米歇尔-黑吉斯早已去世,其养女安娜如何解释呢?她声称米歇尔-黑吉斯在玛雅遗址挖掘出这具头骨之后,为了能得到另一次探险的资助,将它抵押给博尼。她在80年代给尼克尔的信中说:“当时拥有它的人(指博尼)只是替我父亲保管,根本没有权利将它拿去拍卖。此人被视为我父亲的知交,在我们旅行时,我们必须留下许多东西让人保管。当我父亲听说它被拿去拍卖时,他非常非常地生气,立即赶往伦敦,将它撤下。”

 这个解释让人疑惑。根据米歇尔-黑吉斯的自传,他从1936年直到1947年一直呆在英国,只有这段时期的早期曾有几个月外出钓鱼。在1936年,其父去世,给他留下了一大笔的财产,完全有能力花400英镑将头骨“赎回”,为什么不早一点这么做,而要等到1944年拍卖以后呢?尼克尔问安娜是否有任何书面的资料,比如书信、剪报,能够用于证明在那次拍卖之前,头骨确实属于米歇尔-黑吉斯所有。安娜回答说没有任何文件能够证明,因为其父的所有文件都在一次旋风中丢失了。这样,有关米歇尔-黑吉斯父女发现并拥有水晶头骨的唯一证据就是安娜本人的说辞。此人的信用如何呢?跟她父亲一样不可靠。

她在1968年2月17日给水晶头骨研究者富兰克·多兰德(Frank Dorland)的信(后收入理查德·加文(Richard Garvin)在1973年写的一本书《水晶头骨》(The Crystal Skull))中说:“这块水晶头骨在1926年我们到卢巴安敦的那次探险中首次出现。我们在1926年间抵达那里,在1927年雨季之前离开。”“我发现头骨埋在祭坛之下,而其下颔则是三个月后在25英尺外的地方发现的。”

按照这个说法,水晶头骨是安娜在1926-27年间被发现的。在1962年3月《命运》杂志(Fate)发表的一篇采访中,安娜却又说是在30年代末由她的父亲发现的。在1983年3月1日给尼克尔的回信中,安娜又换了一种说法:“我的父亲于1924年,在我们对伯利兹的卢巴安敦进行挖掘时发现了这个头骨。”当尼克尔向她指出她的这个说法和以前给多兰德的信在时间和人物上都不一致时,安娜回信解释说:“我确实首先看到了这个头骨--或者说我看到了某物在闪光而叫来了我的父亲--这是他的探险,我们全都帮忙仔细地移动石头。因为是我首先看到它,所以人们让我捡起它。加文书中所说的日期1926-27年是不正确的。在1924年我的父亲将它交给了玛雅人,而当这次探险在1927年结束,我的父亲将特许挖掘的物品都交给了大英博物馆之后,玛雅人又将它交给了父亲。”

但是在《水晶头骨之谜》一书中,安娜却又回忆说,头骨是她在17岁生日那一天发现的,而她17岁这一年是1927年。如此反反复复,出尔反尔,使人无法相信她的证词。而且,根据米歇尔-黑吉斯的自传,在1926年末,他已经“结束了对卢巴安敦的最后一次访问,回到了伦敦”,在1927年时,他并不在伯利兹。

《水晶头骨之谜》附有一张“弗烈德里克和安娜·米歇尔-黑吉斯(右,20岁)于1920年代末在中美洲的丛林里”的照片,以做为安娜参加挖掘的证据,但是“20岁”的注释表明这张照片即使是真实的,也照于“1927年发现头骨”的三年之后。事实上,安娜极可能根本就没有参加20年代对玛雅遗址的挖掘。这次挖掘的主要成员托马斯·甘(Thomas Gann)博士在回忆这次挖掘时,没有提到安娜,也没有提到发现水晶头骨。里奇蒙德·布朗女士(Lady Richmond Brown)长期跟随米歇尔-黑吉斯旅行,拍照了大量的米歇尔-黑吉斯及其发现的照片,却没有一张是水晶头骨;在她拍照的卢巴安敦探险的照片中,也找不到安娜。米歇尔-黑吉斯本人在30年代就这次探险给报纸写了许多文章,并在1931年出了一本有关著作《神奇与恐怖之地》(Land of Wonder and Fear),都没有提到安娜参与了这次探险,也没有提及水晶头骨。参加这次探险的其他人员在文章、书中也都没有提到安娜和水晶头骨。其中,埃里克·汤姆逊(Eric Thompson)更是一直指责有关这个头骨的故事都是虚构的。

美国自然历史博物馆埃克赫姆博士(Gordon F. Ekholm)发现了博尼于1933年3月21日写给该馆的一封信,彻底推翻了安娜的说法。

信中说:“在我买到这个水晶头骨之前,它已在一位收藏者手中数年,而在这位收藏者得到它之前,也已在一名英国人手中数年,在那之前的情况我无法追溯。” 很显然,水晶头骨是博尼从一位收藏家(从上下文看,这位收藏家可能不是英国人)手中买来的,而这个头骨面世的年代,看来早于1927年。博尼进一步说:“我将它带到大英博物馆给乔伊斯(Joyce)先生看,他很友好地让我将它与博物馆收藏的水晶头骨做比较。宝石鉴定家格鲁宁船长(Captain Gruening)也在场,对它做了非常详细的鉴定,并发现它的制造方法及其外表与博物馆收藏的水晶头骨一模一样。它也被从人类学的角度做了鉴定,发现它很可能是来自美洲。它的高度为5.5英寸,长度为8.5英寸。我想不起还有其他任何信息能够提供给你,但是如果你有任何问题需要我回答的,敬请让我知道,我将尽力回答。”

在信中,博尼要价1000英镑。显然,博尼对这个水晶头骨是怎么出土的一无所知,否则不会不在信中提及,而只提到专家的鉴定。要而言之,所谓安娜在20年代在玛雅遗址发现这个水晶头骨的说法,不过是一个谎言。

如果米歇尔-黑吉斯头骨不是在玛雅遗址发现的,就没有任何理由认为它是玛雅人的文物。一开始我就提到,阿兹台克人有雕刻头骨的习俗,也出土了许多这类工艺品,而玛雅人并无这样的习俗,而且玛雅人生活的地区也没有水晶矿藏。据此一些专家认为它是阿兹台克人制造的,而且时间不会早于殖民地时期,因为据鉴定过这具头骨的多兰德说,它的牙齿有机械琢磨的迹象。

这个头骨有两个穿孔(安娜声称她“发现”该头骨时,穿孔就已存在),估计是在摆设时用于固定头骨,而该穿孔明显是用近代机械工具钻出来的。安娜曾经在六、七十年代将它交给多兰德和惠普(Hewlett-Packard)公司的晶体实验室鉴定,得出了它是由一整块水晶雕刻而成的结论。多兰德告诉尼克尔,他没有发现水晶头骨的物理性质与自然形成的石英水晶有任何不同,其水晶“是如此接近在加州卡拉维拉斯(Calaveras)郡巨大的水晶矿发现的水晶,我猜测其原来的水晶块就是从那里来的……”研究玛雅文化的专家汉蒙德(Norman Hammond)则认为,这个水晶头骨在解剖学上非常逼真,更象是西方进入科学时代以后的产物:“它最可能是16-18世纪的死者纪念物。如果其源自文艺复兴时期的想法并非不可能,那么根据它所用的水晶块体积是如此巨大,我们无法排除这种可能,即它是在清代的中国,为一位欧洲客户制造的。”尼克尔向安娜要求对水晶头骨做进一步的年代鉴定,却被安娜以已经鉴定过了为由拒绝。

既然安娜不再允许对米歇尔-黑吉斯头骨做科学鉴定,我们只有回头来看看大英博物馆的水晶头骨的情况。这个头骨据说来自墨西哥,被一位西班牙军官带到欧洲,卖给一位英国收藏家。这位收藏家死后又被法国古董商博班(Eugene Boban)获得,转卖给纽约的一家公司,再卖给大英博物馆。从造型上看,这个头骨比米歇尔-黑吉斯头骨更象是阿兹台克人的作品,因此大英博物馆在以前对它的说明是“可能源自阿兹台克--不早于殖民地时期”。近来,大英博物馆科学研究部对它做了进一步的鉴定,认为其水晶很可能来自巴西,而且有用制造珠宝用的转盘加工的痕迹,而在欧洲殖民者到来之前美洲人并无这种技艺。这些痕迹以及其高度光滑的表面表明,它是用传统的欧洲技术雕刻的。在19世纪初期,有大量的巴西水晶被运到德国,与传说的相反,博班可能是在德国得到了这个水晶头骨。

因此,大英博物馆现在将这个水晶头骨的说明改为:“可能是欧洲作品,19世纪。” 如果米歇尔-黑吉斯头骨象一些专家认为的那样,与大英博物馆的头骨有同一来源,那么它也很可能是在19世纪在德国制造的。既然这些水晶头骨可以肯定绝非是玛雅人的作品,很可能是19世纪欧洲人的创作,那么笼罩在水晶头骨上的那层神秘光环也就消失了。那么又如何解释许多人在看到水晶头骨时所感到的那种魔力?甚至连多兰德本人,在他获准研究米歇尔-黑吉斯头骨的六年间,也觉得有神秘体验。他说他在与水晶头骨共处时,能听到一种“非常安静又非常引人注意,象是从高音银钟发出”的声音。他还从水晶头骨上看到“其他的头骨,高山,手指和面容”等影像。但是他也承认,这些现象并非米歇尔-黑吉斯头骨所特有,因为他从博物馆借来一个水晶球后,这些现象也都一一感觉到了,虽然较不显著。

显然,多兰德受到了水晶的催眠。水晶是一种很引入注目的奇妙石头,而头骨做为死亡的象征,也一样引入注目,这两者结合起来,成为绝佳的催眠工具,使得容易受心理暗示的人产生了幻觉、幻听。因此这种体验也就因人而异,另一位研究人员加文在与米歇尔-黑吉斯头骨相处时,就没有听到或看到那些现象。心理暗示也能治愈某些疾病,这就是为什么有人觉得在看到或触摸了水晶头骨之后,身体变好了,觉得水晶头骨有治病的魔力。

“新时代宗教”也就建立在催眠之上。在《水晶头骨之谜》出现过的尼克·那切瑞诺(Nick Nocerino)在“新时代宗教”中是一位泰山北斗式的人物,被称为“老师的老师”。他自称用科学方法和形而上学的方法(实际上就是迷信的方法)研究水晶头骨多年,创建了国际水晶头骨协会并任会长,被“新时代宗教”追随者视为鉴定水晶头骨的权威。他当然是相信水晶头骨有超自然的魔力的,然而,国际水晶头骨协会在其网站中对水晶头骨的介绍却还显得相当实在,很有参考价值,这个资料提到,目前每年都有成千上万个水晶头骨被制造出来,包括数百个与真人头骨一模一样的,后者价格在1万到5万美金之间。

还有一些更便宜也更逼真的(下颔可以移动)的水晶头骨是中国制造的。它们模仿那些“古代”的水晶头骨到了难以分辨的地步。显然,神秘现象鼓吹者所谓用现代技术也无法制造水晶头骨的说法不过是谎言。那切瑞诺还指出,所谓十三个水晶头骨放在一起就会揭示出人类过去和末来的秘密的说法并非美洲原居民的传说,而是他本人在儿童时代的一个幻想(他称之为“洞察”),1980年开始他在有关水晶头骨的演讲中与听众分享这个幻想,就这么传播开去,被越传越神。国际水晶头骨协会并介绍说,那切瑞诺已鉴定出49个古代水晶头骨(他们说的古代指一千年以前,并且认为是用古代工具制造的),在一次秘密聚会上,13个水晶头骨的确被放在了一起。然而世界并没有因此发生巨变,人类过去和末来的秘密还依旧有待破解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anweizhi.com/12.html